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朝華碎笔趣-第五十五章 歡樂時光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朝華碎笔趣-第五十五章 歡樂時光讀書

朝華碎
小說推薦朝華碎朝华碎
沈言轻当即抓住了一个丫头,躲在她的身后,看着秋霜道:“可不是我的原因,你们看她,我若是不跑,就得被她给撕碎了。”
秋霜撅着嘴指她,“我一定要撕了你的嘴!”
沈言轻当即指了指她,故作害怕地低了低头,“呐,你们看见了,秋霜就跟个小母老虎似的。”
“我才不是母老虎呢!”
秋霜当即冲上前来,沈言轻连忙又跑了,还一路跑出了厨房外,其余人见着她们这样,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宝珠道:“她们俩这样子,是怎样都改不了了,我们还是继续做事吧。”
众人当即又继续手中的事,外头,两人仍然在院子里头你追我赶着,院子大得很,沈言轻又健步如飞,秋霜在后头气喘吁吁地追着,倒是仍然不放弃。
跑着跑着,连沈言轻都有些累了,只停了下来,扶着旁边的柱子笑道:“好秋霜,你就歇歇吧,不成吗?”
见她停下了,秋霜也停了下来,弯腰扶着自己的膝盖,着实喘得不行,但仍将额上的细密的小汗珠一擦,断断续续地说着,“不……不成……我……我今日一定要撕了你这丫头的嘴才可。”
沈言轻也扶着胸口喘着气,不明白她突然这么执着干什么,“你看你,话都连不上了,还妄想追上我,省省吧,你啊,还是回去包饺子吧。”
她却深吸一口气,又起身向着她而来,沈言轻赶紧撒腿就跑,两人一路都追出了青藜院去,直至园子里,沈言轻打算在假山中将她绕晕。
结果绕着绕着,她自己都有些晕了,只能慢慢悠悠地探着路,希望不要遇见那丫头,结果就在一个拐弯处,秋霜的身影恰好出现。
她多半也是没了体力,只慢慢走着,并且左看右看着,似乎是想看到她究竟在哪。
眼见得她就要看见自己,沈言轻一时躲闪不及,正打算转身就跑,便突然被一人抱住飞速地离开了此处。
唯留下秋霜迷惑地站在原处,怀疑自己刚才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另一边,两人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待脚一落地,沈言轻便转身一把抱住了来人,“阿胥,你怎么来了?”
方淮胥含笑回拥住她,见她额上略有些汗,只拿袖子替她擦了擦,略带几分宠溺的语气,看着她,“今日便这般开心么?”
沈言轻还觉得有些热,所以立时又放开了他,扬起一张灿烂的笑脸,“自然,阿胥今日过得如何,你的中衣有没有回我房内去拿啊。”
她话音刚落,方淮胥的脸又有些诡异地红了起来,因为他今早匆匆离开她房间时,中衣和她的衣裳一同挂在旁边的衣架上,情急之下只来得及拿了外衣。
他点了点头,沈言轻又不禁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那就我,哎哟,我的阿胥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哟,这本来就生得英俊,还这么纯情,要是有人想欺骗你的感情,岂不是轻而易举啊。”
她本就是故意开玩笑,方淮胥却十分认真地看着她,轻摇摇头,“不会。”
“什么?”沈言轻看向他,有些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方淮胥又道:“我所倾慕之人唯有你,不会再有旁人。”
这愣小子,怎么又开始对她表起白来,沈言轻当即抿唇笑了,又伸手戳了他的脸一下,“你呀你呀,要我说你什么好,也许,就是因为你这副模样,我才会喜欢你吧。”
她的最后一句话故意说得小声了些,却被方淮胥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只将她的右手拿了起来,在她的手背上郑重其事地落下一吻。
“轻轻,你于我而言,比任何人都重要。”
“包括太子吗?”
方淮胥顿了一顿,回着,“是。”
沈言轻却盯着他的眼,问他,“那如若有一天,我让你杀了太子呢?”
她的语气过于认真,所以方淮胥一时有些分不清她是否说的只是玩笑话,他愣住了,放下了她的手,看着她。
沈言轻却道:“看,阿胥,你做不了选择,我问你,如果有一天,太子让你杀了我,你会不会杀我?”
似乎两人确定彼此的心意以来,还从未面临过这样的问题,她们暂时地抛却了之后的种种可能性,只享受着无忧无虑的当下。
方淮胥到底是裴延尧的人,谁知道裴延尧以后会下什么命令给他,谁又能想到,裴延尧以后和林府,会是怎样的关系。
他没有迟疑,只回她,“不,我不会。”
沈言轻叹了口气,上前拥住了他,靠在他的怀里,“唉,阿胥,今天本来是冬至,又是初雪之日,我不应该这样伤感的,但是我们始终都可能会面对一些问题。”
方淮胥没有言语,听她继续说着,“所以……”
“不!”方淮胥当即捂住了她的嘴,“我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
沈言轻抬头,认真地看着他,不禁一笑,“想不到我的阿胥越来越会说话了,我是说,所以我们在享受当下的同时,还要保持警觉性。”
听她这话,方淮胥当即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伸手回拥住她。
转生王女和天才千金的魔法革命
待沈言轻回到青藜院时,众人都已然在包饺子了,见她过来,秋霜立时便道:“快过来帮忙。”
沈言轻便过去了,秋霜这人就是这样,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和记仇的春絮相比,可好太多了。
屋内的春絮不禁打了个喷嚏,也不知是谁在说她。
一群人很快便包好了饺子,就等着晚饭的时候吃了,今日冬至,晚上便放了大家的假,还特意在花厅摆了两桌子,好让大家一起吃饭。
大家一起帮忙,速度倒是快得很,准时在晚饭时间将一切都准备好了,便让人去请林知寒过来。
待林知寒坐好,众人才都齐齐坐下,沈言轻笑道:“今日冬至,大家可不要客气,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便是。”
春絮阴阳怪气地道:“自然如此,冬至这样的日子,大家自己都是知道该如何的,也没必要特意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