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捱打開始笔趣-第一百二十九章趕盡殺絕相伴

Home / 仙俠小說 /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捱打開始笔趣-第一百二十九章趕盡殺絕相伴

從捱打開始
小說推薦從捱打開始从挨打开始
张赫含恨一击,拳风呼啸。
他不是不想救出包香香,实则是真的不信任黑云山。
更不信任自己的那个老祖宗。
张赫的修为已是达到了顶级武者,只可惜一路来,所会的功法只有一套太祖长拳。
倒骑龙。
悬脚虚。
下插式。
……
三十二势太祖长拳在这一刻,在张赫强大的修为下,竟然惹得胡天龙为之一震。
看似普普通通的拳脚,在这一刻,竟然让他有一种望而生畏的错感。
胡天龙知道若是再留手,自己有可能被乱拳打死老师父。
不再理会李小白是否在一旁吃瓜。
现在首要任务是击败张赫,再将其与张俪交予老祖处置。
脚下云踪魅影快速闪躲,如鬼魅,如虚云,于张赫的拳法中通行无阻,难以捉摸。
“流水行云!”
本是虎虎生威的张赫,忽然感觉拳脚为之一滞,生不出反击之力。
张赫心下大骇。
“砰!”
“砰!”
接连数掌,胡天龙的一双肉掌如同水流般畅通无阻的轰击在自己的身体上。
“咳!”
张赫不知是自己眼花,还是其他原因,只见漫天全是胡天龙的掌影,每一道掌影拍在身上就让他口吐鲜血。
“张赫,念在你是老祖的后裔,今日饶你一命,不过那个张俪可就由不得你了!”
“你休想……”
胡天龙仰天一笑,望向摊在地上的张赫,一脚将其踢开:“张小姐,你是和我走呢?还是让我抓你回去?”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张俪目露冰冷,不忍的看了一眼张赫,将其扶起:“张赫你怎么样了?你醒醒……”
“放心,他是老祖的后裔,我不会杀了他的。”
看了一眼张赫,胡天龙不再犹豫,一步迈去,就要去抓张俪。
忽然间。
一道身影出现在胡天龙的面前。
定睛一看,竟然是李小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想抓张俪,可问过我?”
李小白的声音很低,如同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
“小白脸……”
李小白出现的一刹那,张赫的精神都为之一缓,李小白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别叨叨,看你小白哥是怎么耍太祖长拳的。”
“额……”
张赫哪里想到李小白竟然如此和他说话,还让他看李小白是怎么耍拳的,真是没被胡天龙打死,快要被李小白气死了。
“张赫……小白不是有心的。”
“班长,我是故意的。”
李小白的声音难得有一丝温热,此时的他若不是张俪在身边,早就暴走了。
张赫这个人虽然与自己向来不对付。
二人相爱相杀多年,早已习以为常,可是今日,张赫竟然在如此时刻不顾自身安危,还要保护张俪,仅凭借这一点,对于张赫的印象就提高了很多。
“懒扎衣?”
张赫看到李小白一手放在背后,另一手撑天正是太祖长拳第一式懒扎衣。
此时的李小白,不管是招式,还是气势,都给人一种对敌若无胆向先,空自眼明手便的高明之感。
“雕虫小计!”
“看我排云掌!”
胡天龙感觉李小白虽然没有一丝修为,可是不知为何,此时的他竟然给他一种面对神明的错觉。
为了打消心中的顾虑,胡天龙不再等待,一招流水行云拍向李小白。
漫天掌影下,李小白的身体动了,在胡天龙的掌影下瞬间撤步避开流水行云的攻击,从侧面突然一拳砸在了胡天龙的腰间。
“砰!”
来的快去的更快,胡天龙感觉自己的身体像似散架了一般,这……这还是那个如同弱鸡一样的李小白吗?
“一霎步!”
军婚绵绵:顾少,宠妻无度 小说
张赫强自站了起来,他明明记得自己也曾用过这一招,可是与李小白所施展时的效果,犹如天地。
【恭喜宿主用太祖长拳击退胡天龙,惊呆张赫。】
持秘密的保安法
【恭喜宿主用太祖长拳击退胡天龙,惊呆胡天龙。】
【恭喜宿主完成扮猪吃老虎成就,恭喜宿主获得十年修为。】
李小白眨了眨眼,看了一眼望向自己的张俪:“班长,你就不感到意外和震惊吗?”
“小白我相信你,你是最棒的。”
李小白无语了。
想要从张俪身上感觉到震惊,简直是太难了,好像自从拥有系统后,自己所作的事情,震惊了那么多人,却唯独少了张俪。
“咳……”
胡天龙猛咳一声,心中大骇。
强忍着逃跑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完不成任务,别说老祖不会饶恕自己,到时候六扇门在邓老臭的攻击下,更加举步维艰。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明明没有任何修为啊!”胡天龙定定的望着李小白,整个人如同散了架一般,要知道,他身为黑云山掌门,虽未精通排云掌,却也是先天武者的修为,哪成想面对一个毫无修为的李小白一招败北。
一招败北的同时,李小白所用的功法竟然是世人皆能修习的太祖长拳。
面对如此诡异之事,此时的胡天龙,整个人都懵了。
“小白脸,你……你竟然这么强了?”
看了一眼震惊的张赫,李小白羞涩一笑,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嘴脸,来到胡天龙身边:“张赫,你家香香姐被人抓走了,你若是个爷们,就跟我去抢回来。”
“好!”
…………
黑云山。
整座山呈黑色,一条大江绕在其间,奔涌而过。
山上灯火通明,一些现代的施工设施正在劳作。
拔地而起的亭台楼阁,点缀其间。
此时已是入夜时分,巡山弟子监督着劳作的工人,何曾想过,就在月前,连温饱都无法解决的黑云山,随着灵气复苏,老祖从棺材板里复活之后,短短时间,竟然攒下了偌大的家业。
山顶上有一处古朴的大殿。
张胜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之上,下首处则是山上的高层。
“老祖,邓老臭那个狗东西着实欺人太甚,对我黑云山层层进逼,不但打击我们在省城的产业,更是要攻打我黑云山。”
“韩立护法,不要担心,掌门即将捉拿邓老臭的女儿,到时我看他邓家小儿如何猖獗!”
张胜不知可否的打断了护法韩立的进言,望着自己已是熟悉数日的手机,却是有些疑惑,按理说此时的胡天龙应该回归,却是始终不见人影,就连一个电话都未曾打过。
着实奇怪。
“报……”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张胜的沉思。
只见一名弟子踉跄着跑进大殿,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何事如此大惊小怪,不成体统!”
韩立一脚将报信的弟子踹倒,厉声责问:“老祖神功盖世,天大的事情,在老祖面前也不过是挥手间灭掉。”
“是是……”
修仙,修仙,你咋不上天
弟子连忙附和,可是脸上却是露出深深的恐惧。
“说说何事让你如此惊慌?”
“回老祖,邓老臭率领六扇门打上来了,而且……”
“而且什么?”
面对老祖的发问,弟子感觉自己的心都炸了,连忙道:“邓老臭还带了火箭炮。”
“什么?”张胜一声惊呼,哪怕他是百年前的武者,在听到火箭炮这一词的时候,都不免神色慌张。
实在是被邓老臭的火箭炮打怕了。
犹记得。
黑云山与六扇门的一次冲突中,仅仅数发火箭炮就让其退避三舍,那恐怖的威力,竟然与他全力一击不分伯仲。
要知道,以他练气期修为,再加上排云掌,不敢说在大明,仅仅在这一省之地都能排上号。
否则仅凭借胡天龙,如何镇压一方,独霸省内。
“邓老臭来了多少人,带来多少火箭炮。”韩立一把抓住弟子,目光通红,质问声如同咆哮。
“城内的弟子说约有千人,炮车十辆。”
整个大殿为之一静,粗重的喘息声不绝于耳,张胜看了看时间,强自镇定:“他们还有多久能到?”
“估计还有一个小时。”
……
邓老臭握紧手中的铁尺,目光坚定。
今日攻打黑云山着实有些仓促,在他放下女儿的电话后,方才下定决心,哪怕两位副捕头持不同意见,也被他强自按下。
黑云山早已成为了省内的一颗毒瘤,借着一个早应死掉的老古董,极力打压其他小门小派,广招弟子,早已破坏了省城的宁静。
面对如此不安分的黑云山,邓老臭不是没有打击过,却始终无法擒下恶首,以至于黑云山越发壮大。
“该死的老东西,仗着自己是练气期修士,竟然敢置大明律法于无物,真是该死!”
“邓总稍安勿躁,先不说您即将突破练气期,就是我们的这些火箭炮,都能将其夷为平地。”
车上,王副捕头安慰着邓老臭,虽然不满他的独断专行,可是一想到此时的邓老臭威望正隆,受到上面的青睐,心中再有不满,也不敢表露出来。
王副捕头提到火箭炮,邓老臭的内心就是一堵。
因为他想到了李小白,这个小兔崽子竟敢威胁他。
若不是自己大人有大量,岂能让他为所欲为,威胁着老子不说,还敢打自己女儿的主意。
着实该死!
“今日我们速战速决!不可再养虎为患!”
邓老臭的声音,杀意盎然,惹得王副捕头为之一颤。
这是要赶尽杀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