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地球重生之靈亡大陸 ptt-第二十章 處窺心靈之境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好看的都市异能 地球重生之靈亡大陸 ptt-第二十章 處窺心靈之境相伴

地球重生之靈亡大陸
小說推薦地球重生之靈亡大陸地球重生之灵亡大陆
当裁判宣布卯启小队的成绩后,整个校场竟然整齐的发出惊叹声。四阶妖兽,怕是只有教者级别组成的猎杀队才能够匹敌,而卯启小队竟然做到了,强烈震撼让人感到有些不真实。
“四阶妖兽,捡来的吧。”
“你,你也去捡一个?”
“我,我……到了四阶,就不是妖兽而是灵兽了,灵兽肯定有兽魂珠。”
“那个露着屁股的家伙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他你都不知道啊,曾经的练气天才。”
“原来是他啊,不是说已经成废物了吗?难道是谣传。”
“四阶妖兽,真不敢想他们竟然能够安全回来。”
学院教长兑鹄和猎者总教未珈微笑的眼神中充满了欣慰。
“怎么这么狼狈,是不是遇到猫族了?”看着狼狈的卯启,兑鹄并未急着宣布结果,而是关心的问道。
“回教长,遇到了,不过被我们干掉了6、7个,其余都被吓跑了。”卯启也顾不得可能漏光的屁股,赶紧站直了回道。
“好!”兑鹄教长忍不住夸奖道。
“原来遇到偷袭的就是他们呀,真厉害!”
“你的四阶兽魂珠呢?”猎者总教未珈问道。
“这个,还来不及取。”卯启恭敬的回答道。
“我的看法不同。猎杀一只没有兽魂珠的四阶的妖兽,与猎杀三阶妖兽有什么区别。”有个学员自以为是的发表了看法。声音虽然低,却引来了一阵阵嘘声。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去试试啊!”
“对!就是吃不到葡萄还说酸!”
“四阶不是妖兽,是灵兽。”自以为是的学员被自己的教者狠狠的瞪了一眼,铁青着脸的训斥道。
一窜窜嘲讽的声音,和鄙视的眼神,让“不同看法”的脸青一阵红一阵。
飞天鱼 小说
子怡小声的问道:“不知道现在取出来还算成绩吗。”
“有,当然要算。”未珈笑着回答道。
官途风流 别有洞天
“各位学员,为了公平起见,这个让人期待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为了避嫌,兑鹄教长准备亲自动手。
当一颗充满灵气的四阶兽魂珠出现在兑鹄教长手中之时,全场沸腾了。子怡和子琪兴奋的放开了淑女的架子,在礼台上高兴的跳了起来。
申诸高兴的抱抱酉李,又抱了一下卯启,然后准备去抱子琪时,被狠狠得踹了一脚,只好摸着肚子闪到了一边。
卯启也是十分的高兴,但一想到有些不堪的衣着,只好忍住了抱抱子琪、子怡庆祝一下的打算。
龙趾惊喜的目光中,带着挥之不去的震撼,还有疑惑。至于龙趾是怎么把这么多情绪融合到眼神之中,只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卯启再次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龙趾觉得既熟悉又陌生。十年前,卯启给了自己一次震撼;十年来,给了自己无数的担心;而今天,再次给了自己一次震撼。此时的龙趾,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称职的教者,一个从来就不了解自己学员的教者,眼中的泪光就是证明。而卯启并不知道,为了不让卯启经受太多外界的质疑,龙趾不仅极力隐瞒了他境界水平,而且还以教者的身份私下教育过无数企图羞辱卯启的学员。这份逆境中仍然备受关心的待遇,也是无数人求而不得的。
猎者比武结束之后,猎者总教未珈举办了一场聚会,学员们大口吃肉,大声畅谈,好不热闹。而作为本届猎者比武最大的黑马,卯启小队则成为了焦点中的焦点,无数的教者、学员表达了对他们的祝贺。子琪一直跟在卯启身边,幸福的表情就未消失过。子怡却独自一人坐在一个角落发呆。曾经,为了赶上卯启的步伐,她努力过;为了引起卯启的注意,她弃过;如今,那个耀眼的天才再次归来时,却再也没有了追赶的信心,没有了引他注意的勇气。原本想躲在角落好好看看卯启的背影,却发现他身影不见了。
就在聚会热闹正酣之时,卯启偷偷的溜到了溪桥边,安静的坐在石桥上,手中把玩着刚刚得到的奖品,一把精钢级的短刀。暗灰色的刀背有着一种特有的质感,闪烁着寒光的刀刃显示着它的锋利,单从外表上看,就比原来的纯铁短刀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在溪桥边上想事情,在溪桥边庆祝或者悲伤,承载着卯启从小到大美好的回忆,在这里,卯启可以想的事情很多,溪桥的一切,就像卯启最亲密的伙伴,填补了在训导课之外的时间。
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一幅幅比武中的画面在卯启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卯启很想知道,自己的境界为什么就直接升到了劲镜2层?自己的战力到底有多强?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在无影豹的尾巴下生存了下来?恍惚间,卯启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四周萦绕的灵气,变成了闪闪发光的星星,正轻盈的围绕在自己的四周欢快的跳着舞。
“小子!心境不错,竟然能够进入心灵之境。”一个仿佛极为遥远,却又十分清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伴随着传来的声音,卯启竟看见了自己正坐在溪桥之上,仰着头,对着天空说道:“心灵之境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溪桥边上么?”
溪桥上的卯启也听的清清楚楚,看得真真切切,同时也在询问“心灵之境是什么地方?自己不是在溪桥边上么?”
“心灵之境就是可以和心灵沟通的地方,只有进入到天地合一,心境与灵魂相融状态,才能通过自然之灵,进入到心灵之境。”伴随着声音的再次响起,一个光影极快的来到了卯启身边,同时卯启看见心灵之境中的自己站了起来,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浑身灵光盈盈,看似十分清晰,却又看不清楚面容的光影,同时问道:“你是谁?”
“我是灵气凝聚的光影,本是千万年前的人类制造,后来有幸得以灵气润养,便生出魂魄。我就寄住在你的左手护腕上。”
“护腕,这个吗?我怎么不知道。”卯启并未害怕,而是好奇的举起了左手问道。
“是的,因为没有凝聚实体,所以我只能寄住在护腕上;你应该记得,变成护腕之前我是你们姓氏选择上用的测试台。刚才,你进入心灵之境时,唤醒了我的魂魄之灵,我便借机进入了你的心灵之境,希望能够帮助你得到更多的灵之感悟。”光影人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身份全部告诉了卯启。因为心灵之境是天地间最为纯净的所在,容不得任何玷污;也因为光影本身就依附于卯启,没有必要隐瞒。
光影人本来以为要等到卯启进入道境之时,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但没想到卯启竟然能够进入心灵之境,所以抓住难得的机会,多说了几句。
卯启听到光影人的解释,并未有过丝毫怀疑。只不过一连串的疑问却堵在了喉咙,想要一吐为快,但越想问却越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又怕错过了机会,心中逐渐烦躁起来,四周的灵气也跟着浮动起来,光影人的和心灵之境中的卯启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卯启心境的波动,随时有可能扰乱四周的自然之灵,从而导致心灵之境的消失,光影人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让卯启痛失这次机会。赶紧说道:“万事有因果,顺其自然,沉心静气,自然能够有所领悟,。”
天星石 小說
光影人的声音,如出之于空灵深山的高山之曲,让卯启浮动的心境瞬间平静了下来。再次平静下来,卯启仿佛觉得微风轻轻拂过脸颊,带着清新而微凉的气息,缓缓的融入了心境,身体中充满平静、祥和的感觉。此时,溪桥之下的流水如拥有生命一般,变得轻而缓;周边的树林出现了呼吸,一呼一吸之间,变得柔而淡。卯启的心平静了、疑问消失了,因为因果已变得不再那么重要,而心灵之境中的自己也再次清晰起来。没有了打扰,卯启微微的闭着眼睛,静静的跟着时间流逝!此时的卯启已如老僧入定,不再受任何影响。
但小溪之外,卯启小组猎杀四阶灵蝎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到了众医者耳中,妖蝎的全身可都是医者眼中的宝贝,于是兑鹄不得不找各种借口应付他们的死缠烂打。而当震坤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正在闭关的太上长老鼠天行之后,这个常年只晓得闭关的老头竟然大笑一声,立马出关,亟不可待的要找卯启一查究竟。
当鼠天行在溪桥边找到卯启时,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只见卯启静坐在溪桥之上,四周灵气缭绕,一缕微暗的光线时隐时现;头顶之上,灵气凝聚,隐隐之中轮回转动;周边流水像是拥有生命,充满了韵律之感,树林像是在呼吸,均匀而缓慢。
“能与天地产生共鸣,这小子竟然进入了心灵之境,真是不可思议。”
族长震坤急冲冲赶来,却见鼠天行满脸惊喜,口中念念有词,像是看到不可思议的东西,被吓着了。
“发生什么事了!让天行长老如此失态了!”
鼠天行很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低声对震坤说道:“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他!”
鼠天行声音虽小,但震坤却如领命令,赶紧转身办事去了。
鼠天行平复了一下心情,心中赞叹道:“真不知道卯启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聚会还没结束,他就离开了,难得他不想见我,讨厌我了。”子琪坐立不安的在宿舍里来回走动着,两只葱白细嫩的手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好,嘴里神神叨叨的,像是在思考自己丢了什么东西。
子怡本想与子琪一起去练气的,但见她这幅样子,显然静不下心。“哼!这丫头片子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平时大大咧咧的,今天这是咋了。”子怡在心里暗暗的想道。索性也没去练气,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欣赏起来。
子琪在宿舍里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见子怡竟然悠闲的躺在床上,心里焦躁未平又起闷气
“真是没心没肝的,这两人怎么都这样没心没肝。”子琪在心里愤愤的想道。盯着子怡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一块飞舞的水泡,恨不得将它戳爆。
“你看我也没有用,我才不像某些人一样没心没肝的。”见子琪瞪着自己,像是在思考什么鬼点子来整自己,心里一阵阵心虚,子琪的麻烦程度可比得上四阶灵兽。
见子琪没有说话,子怡从床上爬了起来,拉着子琪说道:“要不,我们去找卯启,问问谁没心、没肝。”说着就拉着往外走去。
子琪半推半就的,跟着走了出去,但嘴上却还硬着气说道:“才不去找那块木头呢。我就出去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怨着,一边走着,但话题却从未离开过那块木头疙瘩。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就是来到了卯启住的男宿舍。
子怡狡黠的看了看子琪问道:“要不要进去!”
“我才不去!”子琪斩钉截铁的说道,只是有些心口不一。
“哦!那我们回去吧,反正我也有点累了。”子怡佯装疲倦的伸了一下腰说道。但在她心里,也舍不得离去
一听到子怡说要回去,子琪心里又不争气的着急起来。呆呆的站在原地,不说走,也不说不走。看着子琪恋恋不舍的样子,子怡强忍住心中的失落,叹了一口说道:“不知道卯启那个变态在干什么,说不一定还在练气。”
子琪心理一狠,终于放开了扭扭捏捏的心态,开口道:“子怡姐,我想去看看那块木头,都在干什么。”
子琪突然变得大大方方,倒是让子怡略感诧异,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因为子怡知道,子琪心理已多了一个人。子怡沉默下来,默默跟着子琪向着宿舍里面走去。
“站住!你们两个女孩子,进男宿舍干什么?”一个一脸警惕的武者大声的喝道。
“关你什么事儿!”子琪刚刚找到一点点自信,被这一声大喝给吓没有,一股无名火直冲脑门,然后直接将火气发泄到这名武者头上。说着就准备往里面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