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開局贅入深淵-147、148.滄海,凜冬,仙庭,武道,收穫(9.1K字-求訂閱)相伴

Home / 仙俠小說 / 超棒的都市小说 開局贅入深淵-147、148.滄海,凜冬,仙庭,武道,收穫(9.1K字-求訂閱)相伴

開局贅入深淵
小說推薦開局贅入深淵开局赘入深渊
藏剑山庄,厢房里。
早晨。
妙婵姨娘弓卧在春被里,白山从后贴着她的腰。
阳光已经亮起来了,山雀叽叽喳喳地喊着,熏热的空气开始蒸腾。
妙婵姨娘在男人怀里扭了扭身子,道:“起床了。”
白山道:“再抱一会儿。”
妙婵姨娘翻了个体位,正对向白山,两人身形贴近,四目相对,柔情种种。
“白山,你这几天怎么回事,给人感觉怪怪旳…宁宁担心你走火入魔了,我觉得不像。”
“我修行功法的方式比较特殊,前段时间我在月心小筑看了不少功法,所以这几天是在同时修炼那许多功法…”
“啊…你还能同时修炼许多功法?”妙婵姨娘很诧异。
白山点点头:“不过已经修成了。”
他对白妙婵没有任何隐瞒,除了没说“等价交换”的天赋和细节,其他什么都说了。
“你…”妙婵姨娘的娇躯震了下,“我这些天听宁宁说了不少民间故事,故事里会有什么大能降世…你不会就是这样的人吧?”
白山没好气道:“你才是。”
“吼~”妙婵姨娘很受伤,“你是。”
白山道:“你是,好吧?”
妙婵姨娘道:“你是。”
小两口拌着嘴,然后以妙婵姨娘伸手捂着他的嘴,以最后一声“你才是”是她说的告终,同时翻了个风韵十足的白眼道,“你就不能让让你娘子吗?”
白山道:“过去…”
妙婵姨娘笑道:“什么过去呀?过去我是你姐,自然会迁就你一点,但现在你是我的男人,肯定你得迁就我一点。
你得学会宠娘子,女人是需要哄的。不要老像一根木头,上次还从天衣坊花了那么多钱买了些奇奇怪怪的衣服回来。”
白山问:“怎么宠?”
妙婵姨娘道:“我哪知道。”
小两口又说了会儿话,白山看气氛还可以,就试探着问:“妙妙,你知道木篇,木章,木经吗?”
他想要木篇、木章来提升力量。
“什么?”
“【开天经】中的木篇,木章,木经…”白山小心地问。
白妙婵忽地陷入了沉默,白山甚至感到两人交贴之处在变得冰冷。
顿时,白山后悔起来。
他以为没事,但看来妙妙姐的反应却比他想象的要大。
上次他提到【极阳章】时,白妙婵那歇斯底里的反应顿时又印入了他脑海之中。
白山急忙抱紧怀中的美娇娘,道:“别想了,我们想想一会儿吃什么早餐…”
然而,这一次,白妙婵却只是身体僵硬、冰冷…
良久后,她好像开始解冻一般,又变得温润起来,期间竟是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其他什么古怪反应。
她只是把头埋在男人怀里,把脸颊贴在他胸口,好像是在听着他的心跳一般。
“白山…”
白妙婵忽地开口。
声音虚弱而复杂。
白山道:“嗯,我在。”
白妙婵道:“刚才,我脑海里忽然多了些陌生的记忆…”
“就好像梦一样…”
“梦很长,很长,长到我一点都记不得了。”
“即便我刚刚想起那些画面,也只是沧海一粟…”
“当我在梦里时,我只觉得好像那个梦里的我才是真的。”
“可那个我,却是个不认识你的我,是个陌生的我…”
“我…”
她黯然垂首,“莪害怕那个我。”
“那个不认识你的我。”
白山搂着她。
他忽地想起之前那位神秘小姐说的话。
————“她还是她,不过…她的因果,她的爱恨可不止你一个人。若是世世的记忆都被唤醒,你也未必是她最重要的那个人。”————
白妙婵…不是那个融合了【木经】的大能。
她只是那个大能在轮回之中生出的一个人格,是汪洋里跃出一片浪花,是参天的古树上结出的一个果子。
果子,也终究会落地…
浪花终回落回汪洋…
人格亦会回归本体,继而消失不见,就连轮回都没有…
白山深吸一口气,暗暗捏紧拳头,抱紧怀里的妙妙,温和道:“只是梦而已,你怎么会不认识我?”
他感受着两人拥抱的体温,又看向幔帐后看似平和的阳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变强,只要继续变强,强到老祖无法夺舍,强到妙妙不会被本体淹没记忆,强到不让那些悲剧再发生,强到能够逆转一切…
【开天经】里的【木经】看来不用想了,【人间道】的话唯一的方法是试探着去掌握更多的人间功法…
那目前已知能做的,还有去学习奇门功法,看看能否得到增强。
忽地,他感到白妙婵搂着他的手也紧了紧。
温柔的话语在他耳畔响起。
“没事的,白山,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真的没事的。”
白妙婵抬起头,娇美的脸上显出落在金色阳光里的灿烂微笑,一如…世界名画。
白山笑道:“别担心,我天赋这么强,才没有压力。”
这是他第一次对白妙婵说谎。


八月中,盛夏。
长公主终于从南方回来了,她邀了白山到府邸做客,把这段时间经历的事和他说了一遍,继而又将他拉到闺房欢好了一番,白山总算是知道“请神符”的由来了。
不过…
很显然,长公主得罪了那个玄天万兽宗。
而且还是为他得罪的。
虽说长公主也得了些好处,可这个好处并不足以彻底地弥补那份“得罪”。
白山知道,剩下的弥补需要从他这里获得。
这是长公主的“投名状”,是和他关系更近一步的表达,是把她的未来押在了他身上。

宋冷阳也回来了。
回来时开开心心,甚至剑尖上还挑着反贼人头,以呈威风。
可一入夜,却独自一人在庭院里喝着苦酒,然后还拉着白山一起喝酒,喝多了又说要去教坊司。
喝酒前,他是个很严肃,很冷厉,甚至给人沉重感的人,喝酒后,却变得放浪形骸…
不过,白山没去教坊司。
教坊司是发泄心底阴暗春欲的地方,是纸醉金迷的浮华,是听曲人醉着、弹曲人也醉着的地方,那里的可怜人多了去了。
他若去了,总容易想起这些,然后想起了就总想着多管闲事,能帮则帮。
可他连自己和妙妙姐都帮不了,还帮别人做什么?
所以,白山义正词严地拒绝了二舅子,然后告诉二舅子“别总出去花天酒地,你需要娶个娘子”了。
二舅子抓出那把沉重的细剑,放在膝前,屈指弹剑,道:“这就是我的娘子。”
白山哈哈大笑。
二舅子也哈哈大笑,然后喝了口烈酒,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长公主处理完事务,就来了宋府。
瞎子都能看出来她和宋家姑爷关系的不一般。
光明里的长公主一袭淡金长裙,雍容华贵,举止得体,让人无法想象她的另一面。
两人沿着碧云湖走了一会儿,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
白山问:“我想学一些奇门功法。”
玉真公主问:“是法术吗?”
白山道:“武道功法,而且最好是偏门的。”
玉真公主想了想道:“偏门的功法,皇都也有些收藏,但那些核心的却在其他州,云益,吴越,龙州这五州都有些独特的偏门功法。
青云仙宗的手没能伸那么长,若是去了,可能会遭遇麻烦。”
白山问:“那是哪些宗门呢?”
玉真公主愣了愣:“师叔不知道吗?”
白山:…
他平日里虽然也注重搜集信息,但一来他不太喜欢凑热闹,也不喜欢过于和旁人交流,所以真不知道…
玉真公主道:“我为仙界修了不少庙宇,勉强知道一些仙界的事…
我们九州之上共有五大仙宗。
分别是青云仙宗,玄天万兽宗,玄土仙宗,云梦仙宗,星霞仙宗。
其中,以青云仙宗为首。”
“那仙宗之上呢?还有吗?”白山问。
玉真公主摇摇头:“我只隐约知道可能存在一个极其神秘、极其缥缈的仙庭…但仙庭是什么,我不知道,甚至到底有没有,我都不知道。”
她想了想,继续原本话题道:“仙界五大仙宗,对应着九州之地。
青云仙宗主要在乾州,晋州,新州。
玄天万兽宗主要在龙州。
云梦仙宗主要在吴越两州。
玄土仙宗主要在燕州。
星霞仙宗主要在云益两州。
虽说这些宗门的神庙是到处都有,没有明确的地域分界,但总体局势却是如此。
小师叔你是青云仙宗的天才,如果去到了其他州的地界的话,可能会惹来麻烦。”
白山道:“那还有一个途径呢?”
玉真公主道:“这个世上有些神秘的小世界,里面有着巨大的尸骸…伴随着神秘的尸鬼和一些奇怪的古代生物。那些尸鬼远比我们在人间会遭遇到的尸鬼可怕,而古代生物也是凶戾无比。
而小世界之中的规则也和人间不同,最多的体现在对境界的压制…
在距离京城两百余里的地方就有这么一个小世界,名为凛冬禁地。
这是一个颇为出名的禁地,其中有不少被冻结的宝物和功法…只要能进入,很可能就会有收获。
但凛冬禁地每年都只有在大雪天气才会开启,开启时间很短,通常持续三到五天。
我听说有些修士在其中发现了一些旁门左术。”
“那凛冬禁地里是什么样的尸骸?”
“不清楚…应该年代久远,尸骸已经断裂成一块一块的,根本无法分辨最初的样子。
能进入其中的人,只能是万象境初期或以下…师叔若要进去也需得压制实力。”
白山大概明白了,“冬天的时候,我想进去一次。”
玉真公主道:“到时候肯定还会有其他修士进入…师叔还是多寻些同伴进去吧…小世界里往往无法恢复灵气,若是灵气耗尽,会很被动。
在这之前,师叔若是还想要看偏门功法,可以去皇宫的藏书阁看看。
我去请示一下父皇。
您身份特殊,父皇不会拒绝。”
两人说着说着,却已是不觉间又绕回了灵犀小筑。
小筑前,白妙婵正拉着宋小娘子在假装看荷花。
荷花将谢,这是最后的观赏期了。
玉真公主抬头迎向白妙婵的目光,两个女人目光里都带着笑,似乎在进行着某种无声的交流。
白山有种正在被包围的感觉…
果然,他走过去后,被三女直接围住了。
白妙婵攘了攘宋小娘子。
宋小娘子这才敷衍着不甘不愿道:“相公,你娶了玉真公主吧。”
白妙婵跟着娇笑道:“相公,娶了吧。”
玉真公主挽着白山的胳膊,微微侧头靠在他肩膀上,“师叔,娶我。”
因为这事儿是早就既定的,心知肚明的,成婚也是水到渠成。
玉真公主并不在乎什么“大妇”的身份,在她看来,无论是宋幽宁还是白妙婵都只是凡人,一世之后,她就自然会变成大妇,变成白山的道侣。
两人大婚,轰动京城,一番凡俗的礼仪后,两人入了洞房,继而揭盖头,宽衣解带,入绸被,相拥而缠,享了一番俗世红尘里的鱼水欢乐,之后又共枕至天明,而这也宣告“利益联盟”的正式达成。
婚后…
白山顺利地来到了皇宫藏书阁,开始看书。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二月中旬。
这半年来,白山卖出了合计一百四十张2级小风暴符,收获了3500颗下品灵石,即35颗中品灵石。
因为他在赤凤谷里藏书阁里看了不少2级法术的缘故,所以在资源和灵石到位的情况下,就可以满足条件而学会。
白山从中又选了些法术进行修行。
一门【符字初解:界】和【符字二解:界】。
一门【符字初解:剑】和【符字二解:剑】。
合计花费了33颗中品灵石,剩余2颗,还欠凤仙师姐150颗。
之所以学习符字,而不是法术,原因很简单。
法术需要现场动用灵气,而符字制作的符箓则可用少量灵气来“点燃”,并且他的符箓还能三重叠加。
这两个符字,又让他学会了四类新的符箓制作。
不过,这四张符箓,他并不准备去买卖,因为他甚至不想让别人知道他除了【小风暴符】和【小龙卷符】外又学会了新的符箓制作法。
这四类符箓分别是:
1级符箓:小防界符,厚甲符;七剑符,锐气符
2级符箓:防界符;小隐界符;小剑雨符,小巨剑符
小防界符:您可以绘制1级符箓“小防界符”,“小防界符”一旦催动,可以在您面前形成一个直径十米的防御罩,抵御外来攻击,可抵御1级法术1~3次,也可抵御真气类,躯体力量类攻击,持续时间最多为半炷香时间。(绘符成功率:30%+50%;绘符间隔:10张/2天)
厚甲符:1级符箓,使得自身周身凝聚铠甲,削弱外来攻击,使得1级法术级力量被削弱50%,持续8次后消失,常规真气攻击,躯体力量攻击则可直接免疫,并不消耗次数(绘符成功率为:20%+50%;绘符间隔:10张/2天)。
防界符:2级符箓,形成一个直径十米的防御罩,抵御外来攻击,可抵御2级法术1~3次,持续时间最多为半个时辰。(绘符成功率为:25%+50%;绘符间隔:10张/5天)
小隐界符:2级符箓,形成直径六米的特殊气罩,使得自身不会被发现,除非对方使用了2级及以上的探查类法术,持续时间为半天(绘符成功率为:15%+50%;绘符间隔:10张/5天)
七剑符:1级符箓,以灵气凝聚七把剑,七把剑随你心意而动,其攻击总和等同于一次1级法术攻击(绘符成功率:30%+50%;绘符间隔:10张/2天)
锐气符:1级符箓,使得自己在动用五行之金类的1级或者2级法术时,力量额外增幅0.3;持续1此后消失(绘符成功率为:15%+50%;绘符间隔:10张/5天)
小剑雨符:2级符箓,以灵气制造一次剑雨,造成大范围攻击,其攻击总和等同于一次2级法术攻击(绘符成功率:25%+50%;绘符间隔:10张/2天)
小巨剑符:2级符箓,以灵气汇聚一把巨剑,剑速低于普通飞剑速度,其攻击等同于两次2级法术攻击(绘符成功率:15%+50%;绘符间隔:10张/2天)
如今…
他的符箓库存如下:
2级符箓:48张小风暴符,36张小龙卷符,6张防界符,6张小剑雨符,6张小隐界符,6张巨剑符
1级符箓:22张神行符,14张小控风符,18张锐气符,18张七剑符,15张小防界符,9张厚甲符,
至于在皇宫的修行,
让他的武道力量也有了一定提升,只不过作用有限,大多都被覆盖了。
只是额外多了三门古怪的力量:
嚼铁:当你动用牙齿进行撕咬时,咬合力额外增幅0.3-0.5
绝地:当你周边至少死去三名对你绝对信任的同伴时,你的躯体力量额外增幅0.3-0.5
领袖:当你周边拥有三名以上绝对信任你的同伴时,你的躯体力量额外增幅0.3-0.5
这就更加证明了白山的想法。
强大的功法会覆盖弱小的功法。
而他通过修行【金篇】所得到的“剑主”,直接将一切的“兵器类增幅功法”给覆盖了过去。
这里的“剑主”并不是说只有拿剑力量才会增强,而是只要动用金属类兵器就可以额外增强0.8-1倍。
所以,这一个“剑主”就直接把那许许多多的剑法、刀法、暗器等等给覆盖了下去。
白山固然还会那许多剑法,刀法,只不过他所适用的增幅只是“剑主”,而不会是那些功法本身带来的。
再譬如他修行【火章】所带来的“三阳”,直接将一切的“真气丹田扩充类功法”给覆盖了过去。
三阳,已经在他体内额外生出了三个小丹田,其余有哪个功法还能超过这样的效果?
看了大半年的书,白山已经明白了。
世间的功法,再强也强不过【开天经】里的五行篇章。
人类本身的躯体确实是有极限的。
想要再进一步,要么另辟蹊径,修复【人间道】,要么则是寻到【开天经】里的其他法门。
当然,他也想过自创功法,可事实证明…并不行。
至少现在不行。


这一日,大雪纷飞。
长公主不在京城。
白山独自腾云去了凛冬禁地。
这禁地并不是只有一个入口,所以也不存在埋伏。
他压制境界到万象境初期,然后进入其中,法袍随心幻化成带着大帽兜的白色斗篷,而人间道的面具则是自然而然地浮出在面部,这面具也具备着变幻的基本功能,所以自然也临时幻化成了白色面具。
内里是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盆地,好像外星表面密集的陨石坑,其上大雪纷飞。
白山找了一处盆地,先行隐藏了起来,他这一身白的藏在雪地里,简直就如“变色龙”了。
“现在是是刚刚开启的时候,可能会有其他修士卡着点进入,小心为妙。”他心底暗暗道着。
果然,很快天空不时有数道轨迹划过,显然都是成群结伴的修士。
白山在青云仙宗待过,知道修士其实并不少,单就仙界除了五大宗门外,还有极多散修,并且还存在所谓的仙界城镇,就好像人间城镇一般。
那些仙界悬浮着的无穷浮屿,内里有什么,自然无人知晓,其中若有仙界城镇也实属正常。
只不过,五大宗门把持着仙界天门的“钥匙”,却又会通过“收费”的方式,让那些散修和仙界城镇的修士通过,只不过却会严禁他们干扰世俗。
除此之外,人间不少隐藏的灵气之地里也有着许许多多的散修,毕竟修士长寿,这么多年积累下来自然有不少。
所以,来这禁地的修士,身份鱼龙混杂,根本不知道谁是谁。
不过有一点,却是确定的,那就是…
来这儿的都是万象境初期,能够动用的法术大多也只会是1级法术。
至于2级法术,也能用,但却无法通过自身去“点燃”,而只能以“聚灵符和灵石”去“点燃”,而后者存在着“迟缓”的特性,所以也不适合在这种禁地里。
诸多念头闪过…
白山忽地敏锐地感到远处空气的波动。
电光火石之间,他身形猛然往前掠过数十丈。
轰!
一把不知何处来到飞剑不知何时落在他刚刚站的位置,直接激荡起积雪飞溅。
白山若不是达到了“整体增强5”而拥有了极度敏锐的感知力,说不定还无法如此及时躲过。
那飞剑一击落空,似乎没有追击他的意思,而是往回飞去。
紧接着,四道身影迅速掠至,将白山围在了中间。
“道友,请出来吧。”一个黑甲男人冷声道。
白山扫了扫那四人,三男一女,其中一个男子穿着法阵战甲,其他两男一女则是穿着法袍,显然都不是普通的穷人修士。
他微微一想,就猜到这四人怕是有“探索类法术”,所以会发现自己。
终究是斗法经验弱了,以为收敛气息,再穿着白斗篷白面具藏在雪地里就不会被发现。
他左手抓出三张小防界符,右手抓出三张七剑符,双手藏在斗篷里,缓缓御剑腾空,道:“诸位,井水不犯河水,各取机缘,可好?”
然而,四把飞剑正对着他。
而那四人手中似乎还各拿了一样法器,在把玩着,算是威胁。
黑甲男人冷冷盯着他:“把芥子袋交出来,让你走。”
白山也不多说,这四人如此做派,显然是惯犯。
顿时间,他御剑远离。
他的剑速可以加快,想要摆脱也不是难事。
主要是,没必要进行无所谓的消耗。
可那女子似乎早在防着他逃跑,抬手就祭出法器,金灿灿的飞叉萦绕着灵气直接往他身后射去。
白山早有准备,御剑加速,猛然一沉,但飞叉法器却似乎“追踪功能”,直接随着他而来。
另一边,不远处的法袍男子也祭出了法器,闪烁着黑亮光泽的巨印腾空而起,从上而下地往他砸来。
法器速度胜过御剑速度。
白山立刻落地,扬起小风雷钟,将飞叉砸开,然后又看看地挡住了巨印。
但这么一来,那四人却又围住了他。
双目灼灼地盯着他手上的小风雷钟。
能够砸开飞叉和巨印的法器,显然是极品了。
那黑甲男子冷声道:“你一个人灵气有限,消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三國之隨身空間
另一个法袍男子道:“我们可以对心魔起誓,你交出芥子袋后,让你离开禁地。”
白山当然知道他们说的道理。
根据他自己的量化算法,在这种“限制境界的禁地里”,所有修士最强的战力就是用法器,然后就是比拼谁的法器厉害,谁的灵气多。
可这般的禁地里,却根本没有灵气…换句话说,人多就是厉害。
他一个人对对面四个人,那是就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白山环视着四周,他忽地发现这四人距离他都并非太远。
而他的法袍上还附着“小空遁阵”,只要消耗灵气,就可以在百丈范围内一念而至。
白山抓着飞剑,深吸了口气,顿时间,鲸吞气,金刚不坏,无我,极情,剑主,三阳,人间道,以及绝世同时爆发…
这一刻,根据他自身的数据化,战力可以达到173。
而持有着法器的万象境初期顶多50,而且还需要是比小风雷钟更加极品的法器。
白山眉心树状仙脉闪动。
“小心!”有修士提醒。
白山瞬间出现在了黑甲修士面前,因为这黑甲修士看起来防御力最高。
旋即一道糅杂了恐怖躯体和真气力量的剑光斩了下去。
黑甲修士冷笑一声,他的法器就是这黑甲,其上的防御力极强,这人莫不是失心疯了,不用飞剑,却反倒是用剑斩击。
下一瞬间,他笑容凝固了。
剑光直接撕裂了他的黑甲的防御,继而直接将他的头斩的飞起。
另外两男一女顿时愣住了。
白山继续利用法袍上的遁法瞬移,瞬移后,又是一剑。
这一剑虽然没有了“绝世”的加成,但依然还有115的战力。
目标正是有着飞叉法器的女子,飞叉能追踪,很麻烦。
那女修还未反应过来,就又被一剑斩了头。
第三个修士终于反应过来,急忙祭出那巨印。
巨印凌空,往白山轰砸而来。
白山左臂猛地一挥,巨印被挥中,顿时被砸地飞开。
那修士惊的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
白山瞬移过去,又是一剑,砍了那修士的头。
在出剑时,他已经从虚空里摸出一把飞刀。
果然,本想着出手的最后一修士在这极短时间里经历了几个心理变化,从“不能让这小子逃跑”变成“这小子居然抓着剑斩击,难道是疯了”,再变成“他居然一剑击穿了黑泽甲的防御,这怎么可能”,再变成“茹姑怎么被直接杀了”的惊吓,继而变成“黑土印居然被一拳砸开了”的崩溃…
这最后的修士转身就御剑飞射,想要远离。
可是他才踩上飞剑,白山的飞刀就射了出去。
飞刀是普通的飞刀,却摧枯拉朽地撕裂了修士的防御,直接从他的后脑勺贯穿,又从眉心带着血液飞出,使得修士从刚刚起飞的半空摔落下来。
嘭!
那修士往前扑倒在地,白雪迅速染红。
白山上前,一一迅速补刀,翻找后,收取了四个芥子袋,再然后他又直接扒了四人的黑甲和法袍,虽说有些邪恶,可法袍很值钱,即便只是一级法袍也起码能卖出五六个中品灵石,而那黑甲怕不是能卖十个中品灵石了。
做完这一切,白山也不看芥子袋里有什么,迅速收敛气息,远离而去。
他心情还有些激动,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用“武道力量”正面对战“修士法术”,然后…一切果然如他推测的那般,摧枯拉朽,直接碾压。
他沿着雪地飞掠,期间又遇见了一个似是落单的散修,两人远远看了眼,彼此都没有出手,而是维持着距离。
随后,白山在雪地里看到了一些巨大的骨头,好像是放大了成千上万倍的鱼骨,这些骨头一段一段零星的分布着。
他小心地降落,在骨头周边搜索了一番,却没有发现。
想来也是,这凛冬禁地都已经存在很久了,自然被搜刮过许多遍了。
他来这里,别说吃肉了,就连汤都未必能喝到一口。
他细细的搜索了一会儿,忽地看到不远处的地下有些极其黯淡的闪光。
若不是他视力极其灵敏也发现不了。
顿时间,白山御剑直接点向那坚冰,然后这里的冰极硬。
一番努力后,他才取到了那闪光点,是一个黑色的拳头大小的金属球,入手极重,好像是抓着近千把长剑。
白山整个人都被带地沉了下。
他也不知道这金属球是什么,但却定是宝贝无疑了,就直接收入芥子袋。
旋即,他继续远去…遇人则避。
之后虽说又遇到了些修士,但彼此都是很谨慎地让开了。
两天后…
白山又寻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冻在寒冰里的芥子袋,便直接离开了凛冬禁地,继而腾云离去,在半路上又走走停停了几次,甚至还褪去了法袍,在某地稍稍埋伏了一会儿,见到没有跟踪者,这才返回了京城。
回到宋府后,还是白天。
宋小娘子和妙妙姐都不在。
一问仆人,说是去山镜湖冰嬉去了。
冰嬉就是溜冰,在这寒冬腊月天,山镜湖的某几处会结冰极厚,权贵和平民们年年都喜好去其上溜冰,一来有趣,二来热闹。
白山趁着还有时间,便开始查看那五个芥子袋。
他先翻了那四名修士的。
其中有1级法器4件,2级法器8件,1级符箓20张,2级符箓46张,聚灵符10张,中品灵石75颗,其他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
“有钱人…”白山感慨了下。
如果能够把这些东西出手,再凑点灵石,他怕不是可以开始学3级法术了。
可他根本连一门3级法术都没有,就连赤凤谷的对外藏书阁里都没有。
然后,他又翻了翻那个破烂而古老的芥子袋。
这一翻,他愣了下…
因为他翻出了三本法术书。
而这三本法术书居然是一套:【符字初解:纸】;【符字二解:纸】;【符字三解:纸】。
3级法术,有了。
随后,他又取出那个沉重无比的黑色金属球,双手运力捧着,左看右看,看不出个名堂。
暮色…
两女归来,沐浴后,白山睡在了大妇房里,待到午夜时,红衣的桃花眼小浪货准时出现在他身侧,以他左臂为枕。
白山这才道:“小梅姑娘,我想请你帮我鉴定一样东西。”
小浪货不置可否。
两人悄悄下了床。
白山捧出那黑色的金属球,问:“这是什么?”
小梅姑娘摸了摸,糯糯道:“这是二阶灵铁打造的丸兵。”
“二阶灵铁?”
“嗯,不入流的灵铁叫沙灵,一阶灵铁叫石灵,而这种叫玉灵,又叫法灵,只要炼化就会显化出原本兵器的模样,而这兵器的重量则是对等钢铁重量的一百到一万倍。重量越大的,则质量越好。你这玉灵,应该算是中下等货,只是不知其中的兵器是什么。”
“我也很好奇…”
“那姑爷直接炼化好了,这等年代久远之物,好炼化的很。”说罢,小浪货就教导了一番如何炼化。
白山遵循着,果是花了两个时辰就练好了。
顿时间,这黑色金属球的重量“消失了”。
白山一念,金属球就在半空如液体般变化,化作了个巨大的黑色锤子。
白山:……
小浪货似乎察觉了他的失望,搂了搂他有力的腰,媚声道:“天都快亮了,姑爷,我们上床困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