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記憶宇宙 起點-第十六章 夢境

Home / 科幻小說 / 超棒的玄幻小說 記憶宇宙 起點-第十六章 夢境

記憶宇宙
小說推薦記憶宇宙记忆宇宙
经过一系列的治疗,丫丫恢复得很快,基本能够脱离辅助治疗正常生活了,已经从时代中心的医疗室回到了基地修养。
杯酒釋兵權 小說
“那是什么?”丫丫再一次从半梦半醒间睁开眼睛,自从她慢慢恢复之后,每一次半梦半醒间都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从最开始的模模糊糊,到现在的清晰可见的图像,她不清楚这是不是梦,但每次都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触动她的心灵,每次醒来的时候都是那样怅然若失的感觉,让她很是苦恼。
梦境中总是在一片她没有探索过得宇宙领域,其中有一颗炽热的星球,闪着金光,不用想都知道由着巨大的能量,周围有的行星围绕着它不停地转动着,最让丫丫在意的,是那颗水蓝色的行星,就这样缓缓地转动着,就那样静静地漂浮在这无垠的宇宙中,偏偏像一片羽毛一样每见一次,她都轻轻地拨动着丫丫的心弦,那种感觉有些难以言喻,就像是每次作战平安归来,能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聊天时候的宁静。
每一次都是一样的场景,每一次丫丫想要看得更清楚,在梦中努力睁大眼睛的时候,她就会这样半梦半醒地醒过来,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疼异常,根本无法接着入睡,梦中的画面碎片式地不断在脑中盘旋。
盤 龍 漫畫
她就这个问题咨询过艾文,艾文说可能是因为她的大脑因为受到那段波的影响,所以要么是大脑受到了损伤,出现了记忆错误,将一些幻觉清晰化地呈现在了大脑中,然后反复出现,可能是大脑的一种保护机制。
也有可能,但是可能性极小,就是那一段波本身具备着传递信息的作用,是一则信息波,那丫丫受到攻击的那一瞬间,大脑恰好与这段波源同频了,以至于接收到了其中的一种信息。
花都全能高手 小說
人的大脑是很高级的,比任何科技产物都要聪明,它可以通过保护机制,将那段波的信息处理转换成动态图像,也就是丫丫所梦见的样子,这条信息经过大脑的处理,自动成像在通过丫丫潜意识自己不能完全掌控意识的时候,将它呈现在丫丫的记忆中,当然这也可能是丫丫此时大脑中的余波还未完全清除造成的,待到大脑恢复自后可能这个现象也会消失。
二者大都可能在丫丫彻底恢复会后消失,所以艾文叫丫丫不用担心,好好恢复就好,因为他更偏向前者,那就是脑部创伤后遗症。最需要的也就是丫丫好好休息。
虽然艾文这样说,可是丫丫还是觉得心中不安,那种很神秘的吸引力,对她莫名的吸引力,让她总是不能忽略,有一种看不清,摸不着,放不下的抓心挠肺的吸引。
因为艾文说了不用担心,所以丫丫也不好再麻烦艾文,毕竟艾文现在很忙碌,听说艾文他们跟进了30年的细胞无限更新项目已经取得了新的进展,正是关键时期,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么人类的寿命又能延长许多。这种关键时候,丫丫也不想占用太多他多心思。
扪心自问,丫丫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她不相信这单单是创伤后遗症,但如果说是另一种可能又太过于天方夜谭,毕竟人的大脑怎么可能与一种能造成大范围伤害的波同频呢,要知道很多宇宙的信息的频率,可是最精密的仪器也难以捕捉的,就算捕捉到了,破解它的信息也是难上加难,更不要说成像了。
同时,丫丫也感觉到了,随着身体的慢慢好转,梦里的场景比起最开始真的越来越模糊了,毫不怀疑等她好转之后便不会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出于本能的好奇心,丫丫每次醒来都将自己“梦中”看到的景象画下来,每次都醒来的时候都完善一些。
蓝天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总觉得这些图像将来会有用的。
最近也不知道樊子臻和志宇在忙什么,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来去匆匆的,丫丫也没在意,毕竟志宇等级最高,事情肯定比她们多。
倒是文森经常来陪丫丫,本来文森就小,偏偏性格很安静,除了对于他感兴趣的项目格外专注以外,平时都是一个乖乖的小孩。
每次文森来陪丫丫的时候,可能是平时睡得少,也可以说是年纪小,几乎没多久就会犯困最后睡着了。
一发生这种情况丫丫就守着文森,看着文森乖乖的样子,丫丫也觉得时间过得挺快的,养病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熬。
而樊子臻更不用说了,本来就闲不下一天到晚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现在指不定在哪疯玩,不是在跟人虚拟赛车,可能就是跟着博士后面闯祸呢。倒不是说樊子臻不关心丫丫,而是以丫丫对他的了解,他确实是静不下来的人。
不过这一次丫丫可真的是错怪樊子臻了,最近的樊子臻可能是他从小到大,除了任务以外,做的最认真,最心惊胆战的事了。
此时的樊子臻,还在拿着那一小块晶石,装模作样地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力地往童杨博士所在的科研大楼走去!
周围有许多都是骑士团的人,很多的都是带过樊子臻他们的前辈们,有的是和樊子臻一样来交一些外太空发现的特殊的未知物质,有的却是来查看前期交上去的东西研究出什么结果没有,看了一圈樊子臻年纪最小,所以他鬼鬼祟祟地混在其中也不是很显眼。
不过想要见到童杨还是要找准时机,毕竟这里面的科研人员都很忙,童杨也不例外,很少能单独见到他,也亏得他不是科研大楼的核心的存在,不然樊子臻想单独见着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樊子臻在楼里面溜达了好几个小时,硬是没见着童杨的影子,不知道今天童杨到底去哪里了,樊子臻都在想要不要改天来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童杨,还是没有助手在身旁,单独走着的童杨,这让樊子臻冒出一种今天真的是走了大运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