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斷之界-第十一章 知曉過去之人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斷之界-第十一章 知曉過去之人相伴

斷之界
小說推薦斷之界断之界
今天是龙飞和懒龙进入藏宝楼的日子,内宗很重视,全都来到楼外等候。晨曦告诉龙飞二人,藏宝楼内宝贝无数,只需选取合适自己的事物,切不可贪心。藏宝楼内,有一白发老者守护,他是天极宗的太长老,地位很高,连杨相和见到他也得鞠躬行礼,同时他还是晨曦的爷爷。他叫晨光,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人。
两人刚进楼,二楼的晨光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来了么···”他喃喃轻念着,目光中没有过多的色彩。直到看见大厅内的两人,晨光的目光停在了龙飞身上,这时他的眼神才变得无比犀利,他看到龙飞两人的体表遍布着浓郁的气息,而除了他,无人能看见。
AA带你了解先秦哲学
“战气!”晨光嘴角上扬,自己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缓缓下楼,龙飞二人见到他,立即俯首作揖,向他老人家请安。这是晨曦的爷爷,又是天极宗辈分最高之人,龙飞自然要恭敬些。
“倒也是礼貌。”晨光微笑着让两人不必拘谨,自然些便可。“你们体质特殊,往顶楼去吧,那里才有适合你们的东西。”
“老爷爷知道我们···”龙飞有些吃惊,没想到自己一再保密的身份,晨光一眼便看透。
“自然知道···哎~~~”晨光一声长叹,欲言又止。“算了,先去找东西吧,时间有限。”
龙飞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出许多东西,晨曦说的没错,这晨光一定知道与断界有关的事情。龙飞也没多问,晨光不想现在说,应该是为了保护他们,毕竟现在的他们还很弱小。谢过晨光,两人直奔顶楼而去。
看着两人渐渐消失的背影,晨光佝偻着的腰也挺直了不少,眼角依稀有微光闪动。轻微擦拭一下,他又坐回二楼的椅子上,从窗外看向远方,思绪万千。
藏宝楼也就五层,宗门内的人习惯把五楼称为顶楼,有会当凌绝顶之意。龙飞二人进到顶楼后傻眼了,这里的物件极少,而且都布满了厚厚的灰尘,看来已经很久没人来过这里了。
“老头不会是耍我们吧?”懒龙附在龙飞耳边轻声说,怕被晨光听见。
“不会的,那老爷爷叫我们来这里,应该有别的意思。”龙飞不会怀疑晨光,与人与事,他从来不看错人。
懒龙相信自己的兄弟,开始在这为数不多的物件中寻找起来。不多时,一本破烂的书籍引起了懒龙的注意。
“小弟,快过来。”龙飞闻言走到懒龙身边,询问何事。“这书好生奇怪,能让我感觉热血沸腾!”他拂去书册上的尘埃,书面上的三个大字让两人吃惊不已。那字竟是用断界文字所写,曰霸天决。
“老爷爷果然没有骗我们!”懒龙抱着古书爱不释手,显然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无疑了,而龙飞转悠一圈了也没有收获。眼看入楼时限快到,龙飞也着急了。
“屏息凝神,心感万物!”晨光苍老的声音直接传到龙飞脑海,反观懒龙,他就像没事人一样,这话应该只有他能听见。再次谢过晨光,龙飞调整好心态,盘腿坐下。此时的他心无杂念,内心空明。突然,这顶楼的所有事物像是受到某种召唤,每件事物包括懒龙手中的古书都飘出一缕白光,白光汇聚在龙飞额前化作一枚青色玉简。除了懒龙手里的古书外,其余事物在白光散尽之后就烟消云散了。懒龙也被这场景震住,这景象端的神奇。玉简缓缓靠近龙飞,最后融入了他的身体。
“这是?”玉简入体微凉,也是断界文字所写的四个描金大字浮现在他的脑海内——无我轮回。
晨光收回远眺的目光,抬头向上看去,满意的点头。
龙飞见自己获取这玉简竟然毁坏了顶楼的其他事物,急忙胆战心惊地跑下二楼告知晨光,晨光听得哈哈大笑。
“那些东西本就归你所有,无所谓损坏,要不然怎么千年无人踏足那里,它在等你啊!”晨光抚摸着龙飞的头,就像面对自己的小孩。“好好修炼,等你有所成就,我会告诉你们想知道的事情。”
“弟子谢谢太长老!”两人再次鞠躬而礼。
“哈哈,你们与晨曦那丫头年纪相当,况且还救过她的命,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爷爷便可。”
神木金刀 小说
龙飞和懒龙没有拒绝,他是长辈,刚刚也是他在关键时刻提醒,他们在元界没有亲人,这声爷爷一叫,这天极宗就是他们的家了。
“嗯,回去吧。”
告别晨光,出了楼,内宗所有人一拥而上,各种关心,龙飞能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一种家的感觉。
在两人离开藏书楼后,晨光依旧躺在长椅上,喝着小茶,嘴里哼唱着“龙血玄黄,赤地千里:无我轮回,故人归···”此时的他不像龙飞两人初见时的模样,他不再佝偻着腰,而是满面红光,目光灼灼,神采飞扬。
回到各自小院,龙飞和懒龙立即研究起自己刚刚获得的功法。神识刚刚进入玉简,第一句话就吸引住了龙飞。“人之根本,气也。”再往下阅读,龙飞这才明白,原来他们五兄弟体内的能量叫做战气,人生而有之,人终而气散。这无我轮回一共九章,每修炼一章都有极其苛刻的要求。以龙飞现在的身体素质,只能修炼前两章,这两章皆是锻体之法,倒也轻车熟路。后面几章龙飞也试图查阅,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就是打不开,应该是自己实力不够所致。从玉简内退出,龙飞又是一脸疑惑。这玉简的名字真是奇怪,无我轮回是什么意思?这玉简也就九章。九,数之极,难道修炼到极致还能突破轮回不成?正在瞎想时,外面突然的一声巨响吓众人一跳。声音自懒龙的小院传来,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怀着疑惑,龙飞起身往懒龙那边去,出门正好碰到关寻,他应该也是被那巨响吸引,两人就一起前往。
龙飞和关寻来到懒龙的小院时,离他近的王浩和张玉恒早就到了,只见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懒龙。
“这是什么鬼!”关寻看着浑身战气缭绕的懒龙大呼起来。按龙飞所想,应该是战气与他们所修炼的灵气不同,灵气来自于外界,而战气从内而发,因本质上的不同,所以他们常修灵气的人不明白战气是什么,所以元界才认为身体不能吸取灵气者是废材。然而并不是所有不能吸收灵气的都是废材,有的人体内就隐藏着战气,那是一种更为狂暴的力量。
看着懒龙脸上凸起的青筋以及脚下的大坑,龙飞明白懒龙一定是开始修炼霸天决了,刚才的巨响应该就是他搞出的。只是刚开始就有这样的威势,可想而知后面的成就定然震古烁今。
“这功法真如其名,果然霸道至极。”龙飞暗道。
“老八的实力应该快赶上我了!”关寻虽看不明白战气,但从懒龙身上传来的压迫感却让他清晰的感知到危险。王浩和张玉恒也是看得冷汗直冒,虽然懒龙现在的实力还奈何不了他们,但懒龙只是刚开始修行就已是这样的状态了,他们自愧不如。
“你们都是怪物啊!”王浩回头一脸哀怨对着龙飞说到。龙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无奈摊了摊手。
半晌过后,懒龙喷涌的战气渐渐收敛,又变回平时的样子,那个修行灵气之人看不透的样子。只有龙飞知道,懒龙体内蕴含着非常庞大的能量。以元界的标准来衡量,懒龙目前的实力应该是在灵域境。
“老八,你到底修炼了什么鬼功法,气息如此强大。”关寻本就话痨,懒龙刚停下他就跑上去一通问。
“就是刚刚从藏书楼获得的功法,名曰霸天决。”懒龙也不讨厌他,这里的人都是兄弟,不会有什么顾虑。
“要不给我也看看?”关寻鸡贼的两眼放光。而懒龙拿出霸天决时他又没了兴趣,那上面都是断界文字,他根本就看不懂,这让旁边的几人看得哈哈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我也很强的好吧。”关寻还是不服输,羞恼大喊着。张玉恒见状,更是笑得弯下了腰。
“对对对,老七也是很强的。”
见他们都取笑自己,关寻气呼呼的拉着龙飞下山,说是去逛街,龙飞当然知道他其实是太尴尬,但也没说破,只留下王浩三人还在院子里大笑不止。
食戟之灵(番外篇)
其实关寻这个人在龙飞看来是很好的,除了有点话痨,他还是很值得相处的。两人选择步行下山,因为龙飞不能御剑。龙飞心想,这御剑之术还是得学,方便。
来到大街上,关寻的心情也好了不少。龙飞看着这形形色色的人与物,这些从未见过的景象吸引着他的目光,关寻也知道,所以一路都在为龙飞各种解说。逛了好久,关寻也买了不少东西,大多是吃食,龙飞也没想到,他小小的身板竟这么能吃。一圈走下来,他一个月的零花钱都快花光了。内宗每个月都会固定给每个弟子一些钱,数量不大,只能维持他们日常开销。
走着走着,前方有好多人围在一起,龙飞撇了一眼,关寻正在吃东西,嘴里呜呜囔囔的说着。
“别管他,一些年轻弟子小打小闹而已。”可他听到那些人说的话后,跑得比龙飞还快,他们隐约听见了有关天极宗的事,若是外宗弟子有事,作为内宗弟子的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理。
人群之中,两个男子正奋力的拉着两个女孩去旁边的酒楼,说是让两人陪酒,女孩很惊恐,大声哭喊着。两人胸前配有木制徽章,徽章上刻有巨大山峰。
“小妹妹,能和我藏剑阁的弟子共饮是你们的福气啊。”拉女孩的人一脸淫笑,见状,两个女孩更是拼命挣扎。
突然一巴掌打在两人脸上,两人一个跟头倒飞出去,出手的正是龙飞,关寻立刻把两名外宗弟子保护起来。两个女孩认识关寻,但对龙飞比较陌生,只知道他是内宗的九先生。
“谢谢七先生,九先生。”女孩恭敬一礼。围观的人这才明白,眼前这个少年就是天极宗的九先生了。
“谁人敢对我藏剑阁的人动手!”旁边酒楼内传出一声怒吼,接着一个浓眉大汉从酒楼走出。原本趴在地上的两人见到此人,立刻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
“师傅,就是这两人打了我!”
“哟,打了小的,老的也冒出来了。”关寻言语中尽是讥讽,天极宗与藏剑阁本就不和,旁人听得笑了起来,关寻的意思就是藏剑阁不如他天极宗了,弟子惹事,要靠长辈出面。
“哦?内宗弟子!小子你说话小心点,勉强算作一等宗门的杂碎,要不是你们宗门的那个老家伙,你们也配得上一等宗门之称?”那大汉眼中尽是不屑,他们藏剑阁贵为超级宗门,在哪里都是横着走的。
关寻被气得不行,他最恨别人拿自己的宗门开玩笑,龙飞也握紧了拳头,天极宗就是自己在元界的家,任何人不得侮辱。剑拔弩张之际,又有一人从酒楼上缓缓而下,手里拿着一把白扇,气度不凡。围观的人,特别是女子更是惊叫连连。
“天剑宗大弟子元飞,见过石辉前辈。”
见到元飞的到来,那个叫石辉的人明显收敛了不少,看来对元飞还是有些忌惮的。
“原来的天剑宗第一人,师侄莫不是要掺和此事?”虽然忌惮,石辉的语气依旧强硬。
“我们天枢城四宗本就同气连枝,你说我要不要掺和?在下只是有个提议罢了,既然是弟子之间的冲突,自然由他们自己解决,一招定胜负,如何?”元飞毫不避让,表明自己的态度,若是来硬的,他定会出手。
神魔書 血紅
“笑话,你让我外宗弟子与一个内宗弟子较量,这是什么道理?”石辉可不敢相信自己宗门的普通弟子能打过天极宗的内宗弟子。
“要不你来也行!”龙飞突然间的话惊呆了在场所有人,就连元飞都张大了嘴巴。关寻一下敲在龙飞头上。
“小子,瞎说什么呢!那家伙可是虚化三境的高手。”
“我说,就是他了,石辉!”龙飞大声宣布着,场上的人鸦雀无声,元飞一直摇扇子的右手都被这话惊得停住了。
“好气魄!,这年头,连这样的黄毛小儿都敢口出狂言了!”石辉气得青筋暴起,这场比试,人家直接点名,不能不应战。但是他也为难,这比试,赢了自己也会被世人嘲笑以老欺小,若万一输了,自己更是颜面扫地。
“来战!”龙飞气势如虹,丝毫不惧。旁边的人都紧张起来,一个一等宗门内宗弟子,敢挑战超级宗门的师傅级人物,这天下今天这是独一份。元飞也打量起龙飞,他早就听说天极宗新进两位先生,实力不详,今日倒要看看。
“找死!”石辉也没释放灵气,只是极其普通的直拳挥出,他觉得对付一个一等宗门都算不上的弟子,用灵力简直是在侮辱他自己,就算对方是内宗弟子。
拳头几乎触碰到龙飞的瞬间,只见龙飞左手为掌拨开石辉的手臂,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下腰,欺身上前,右腿绕至石辉两腿后面,手掌直接按在他脸上,瞬间发力,前后夹击之下,石辉失去平衡,头部重重的被龙飞按在大街的地砖上,地砖都裂开好远。这动作行云流水,一闪即过,没有几个人看清龙飞是怎样按翻石辉的。
“还要继续吗?”龙飞不紧不慢的问。此时石辉懊恼不已,早知道这样自己应该灵力全开,可惜一切都晚了。若是换作其他地方,就算毁约,他也会击杀龙飞,但一旁的元飞在看着,自己也不好反悔,那家伙也是个狠人。
“是···是我输了!”石辉咬牙切齿,龙飞可不在乎,放他起来,而后就灰溜溜地带着自己宗门的弟子消失在街头。
他们走后,大街上立马欢呼起来,刚刚碍于石辉在场,现在走了,众人终于把心中的激动心情释放出来。
“你就是天极宗的九先生吧?在下天剑宗元飞。”元飞向着龙飞颔首,这天下同龄之中能让他在意的强者不多,眼前这少年能算一个。
“我叫龙飞,是天极宗的九先生,刚才也谢谢元飞师兄了。”对于元飞刚才帮忙解围,龙飞还是非常感激他的,他虽未出手,但正因为有他在场,那石辉才有所顾忌。
“哈哈,老九威武啊!”关寻也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抱着龙飞就不放。
“事已至此,也没有我什么事了,明日再到贵宗叨扰,告辞。”元飞告别几人,也往自己宗门的方向走了。
“谢谢九先生!”两个女孩没想到内宗的九先生这般彪悍,竟能把虚化三境的人按在地上摩擦,实在是骇人听闻。
“好了,你们也随我们回宗门吧,女孩家家,没事不要到宗门外瞎跑。”关寻教训着她们,其实关寻也是为了她们好,毕竟这宗门外势力众多,谁知道坏人是谁。两个女孩连连点头,乖巧的跟在两人身后,也往宗门而去。
她们回去不久,外宗就炸开了锅,人人都在讨论内宗九先生的英勇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