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愛下-47.王八蛋老闆總是會給無能員工定下他們根本完成不…相伴

Home / 遊戲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愛下-47.王八蛋老闆總是會給無能員工定下他們根本完成不…相伴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嗡”
随着完全由魔力塑造的弓弦被拉开,在海盗周围萦绕的魔力汇聚着形成一根虚幻又锐利的精灵风格箭矢,出现在了布莱克的手指和手中战弓之间。
海盗完全能感觉到这支魔法箭蕴含的能量,这些被抽取的魔力在这把战弓相当独特的设计下被压缩的非常凝实,并且将魔法的破坏力汇聚在箭头处,让这根魔力箭矢本身就相当于一个即将释放的魔法。
他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放松弓弦的瞬间,耀眼的魔力箭嗖的一声飞出去,将五十码外的石头箭靶轰成了粉末。
随手一击的破坏力也让布莱克非常满意。
这毕竟只是普通攻击模式嘛。
“索利达尔·群星之怒,奎尔多雷精灵的至宝。
相传它和烈焰之击一样,曾是达斯雷玛·逐日者在上古之战中使用过的武器,又在初代太阳王制造出太阳井后,便一直被安放在井水中汲取魔力井的能量,由此使这把诞生于精灵帝国时期的武器实现了性质上的晋升。”
布莱克欣赏着手中这把刚刚被送到德拉诺世界的武器,对身旁带着一抹骄傲的凯尔萨斯·逐日者说到:
“还有小道消息说,这把战弓曾属于艾萨拉女皇,是她赏赐给自己宫廷中最得宠的贵族的礼物。这传言是真的吗?“
“当然。”
俊美的精灵王子含蓄的点了点头,轻声说:
“这可是我的先祖在上古之战爆发前最得意的事迹,他因剿灭了一伙入侵帝国的野蛮巨魔并追杀他们到巨魔帝国的边境而大大弘扬了精灵们的勇武。
在得胜归来后,他被邀请到女皇的宫廷,并在一众大贵族和庭臣的注视中被女皇赐予了荣耀。
尽管艾萨拉女皇后来做了很糟糕的事,但这其实并没有影响她在我先祖那一辈人心中的光辉形象。
毕竟在女皇堕入黑暗之前,她可是精灵历史上最优秀的统治者,是带领精灵们崛起的真正伟人。
不过也正是因为女皇的黑历史,导致先祖在上古之战后就很少使用这把强大的战弓,他死后这把武器也没有被带入陵寝。
或许,他是希望曾代表自己功绩与勇武的武器长留在他建立的王国中,代替他保卫他的人民和国家。
这把战弓对于奎尔多雷的意义非凡,持有它便相当于太阳王亲临。
所以,它只能借给你。“
王子殿下看着布莱克,认真的说到:
“除非你能将自己的许诺化作现实,除非你能帮助奎尔多雷文明斩除灵魂中的跑落,由此以这份足以让我们铭记万世的功业,我和父王才能又足够的理由将这把文明传承之物馈赠于你。
“哎呀,别催了别催了,已经在做了嘛。“
布莱克撇着嘴,又摆了摆手,说:
“你已经和风行者妈妈聊过了,我相信莉蕾萨将军已经说服了你对此‘袖手旁观,因为这场交易,
你会成为最伟大的太阳王。
你现在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待。
好啦,去忙你的事吧,我要先练习一下,适应一下这把强大的武器。“
“嗯。”
凯尔萨斯点了点头。
他是非常豁达的人,东西都借出去了,肯定不会再有其他想法。
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对布莱克提醒到:
“索利达尔的强大不只在于它可以抽取魔力自动制作出威力强大的魔法箭矢,
这只是它最基础的使用方式对于你这样强大的施法者而言,你可以将自己最熟悉的能量灌注其中,制作出只属于你的‘魔法箭。
这种使用方式对于施法者的魔力池是个很大的负担,但它的破坏力也极其惊人,虽然这把弓射出的是箭,但在我们看来,它其实更像是魔法的另一种使用方式。
“懂了。”
布莱克比划了一个○的手势,目送着凯尔萨斯离开,他这才仔细观赏起这把独特的战弓来。
不愧是精灵的武器,其战弓本身就如一把精心雕琢的艺术品,弓身像极了凤凰张开双翼的姿态,在弓臂两侧还有精灵帝国时期的神奇魔法塑造出的魔力光斑在萦绕。
而手握之处也被塑造出护臂的形态,这种奇特的木材和金属混合被匠人们精心制作出逐日者家族的凤凰家徽,末端还有精灵宝石镶嵌。
弓臂两头的木料已经化作蓝色的魔力结晶,这是这把武器在太阳井中被温润了近七千年后其性质改变在物质世界的显现。
它曾经的弓弦早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中消散,现在的它也不再需要弓弦这种东西了。
它已经脱离了战弓的范畴,更像是太阳井力量的体现。
这一点从它的属性词条也能看的出来:
名称:索利达尔·群星之怒品质:卓越传奇【神力奥术强化】属性:卓越穿刺卓越迅捷·卓越致命一击卓越魔法适应卓越多重攻击特效:
一太阳锻造:
索利达尔的魔力弓弦被拉开时,便会自动制造魔法箭。该箭矢会根据持有者所在区域魔力属性不同,
被赋予不同的效果。
使用者也可将自身魔力灌注于战弓之上,铸造出独属于自己的魔法箭。
目前使用者魔力属性:虚空/暗影。
目前可使用独特魔力箭类型:虚空尖刺/暗影之锋二群星之怒:
索利达尔每次进行攻击时都会汲取魔力蓄能,每十次射击后,便会在下一次射击时附带【星辰冲击】。
该攻击会在10码的范围内自动索敌,根据战弓与箭矢力量性质不同对敌人造成巨量魔法伤害的同时施加不同的负面力量。
但其中一定具备【破甲】和【沉默】效果。
三神性之刃:
索利达尔·群星之怒在太阳井的魔力被强化数千年,使它的力量适应性达到最上级,这把战弓是罕见的可以承载神性力量的武器。
在加持神力后,索利达尔的武器属性也将发生转化,直到下一份神力更替。
目前战弓形态:索利达尔·群星之怒【奥术神力】目前持有者具备神力属性:虚空/自然/皎月。
目前战弓可转换形态:索利达尔·虚空使徒/索利达尔·自然惩戒者/索利达尔·皎月战刃。
物品说明:
它在永恒之井的祝福中被制作成型,又在太阳井的光辉下茁壮成长,它不只是魔法的武器,更是精灵历史的见证者现在,它来到了你的手中,尽情使用它吧,为敌人带去名为“索利达尔”的噩梦!
我 是 大 反派
“如果知道它是如此独特的武器,我早就该发动一场对银月城的劫掠,如果当时与艾萨拉对抗时,我手里有这样的东西,哪里会沦落到那么惨的地步啊。”
布莱克将手里流光四溢的战弓举起,在嘴边吻了吻,又将自己掌控娴熟的虚空神力注入这把魔法战弓。
在晦暗的流光闪动中,原本充盈着奥术力量的索利达尔飞快的披上一层幽紫色的“战衣”,不但战弓之上的宝石发出深邃的光,就连弓臂两侧的魔力结晶也化作更具侵略性的尖刺姿态。
尽管外观并未有太大的变化,但这把原本像是凤凰展翼的武器,在这一瞬却像极了恶鬼爪子张开的姿态。
随着海盗再次拉开无形贡献,阴冷的虚空能量在他手指尖汇聚开,不用仔细感知就能察觉到箭矢之上附带的强烈的心智冲击与血肉腐蚀。
“被这涂满了剧毒的玩意狠狠咬一口,就算是强大的恶魔也哭很久吧?”
布莱克发出阴冷的大恶人笑声,手指松开的瞬间,幽紫色的流光飞出弓弦,落地一瞬悄然无声却勾勒出一大片虚空侵染的暗影裂痕。
“酷!”
臭海盗吹了个口哨,他把战弓收起,又看向天空,他越来越期待和欺诈者雇佣的那位星际猎人的见面了。
“你或许应该使用艾露恩的力量“
玛维低沉的声音在海盗身后的阶梯上响起,恢复了一些精力的女祭司说:
“皎月之力和那把战弓更吻合,它会让索利达尔的威能提升到更高的层面。”
“是,我知道。“
布莱克叼起烟斗,回头看着玛维,说:
“但哪有人在打牌的时候一出手就是王炸?好东西总要留到最后嘛,你一个病人就别出来遛弯了,这座堡垒里也藏着很多可怕东西呢。
养好身体吧。
或许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忙,看你整天闷闷不乐,或许一场狩猎能让你心情愉悦些说起来,今天你有兴趣和我讨论’一下一万年前事吗?”
面对臭海盗不怀好意的询问,玛维对他呲吡牙又很冷漠的转身离开。
显然,她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而且她已经看穿了布莱克的坏心眼,这要放在以前肯定要抄起刀轮教训一下这混蛋。
但在几天前于病痛与虚弱的折磨下对臭海盗放开心扉诉说思念后,就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的相当古怪又尴尬。
她知道她是喜欢眼前这个男人的,但这个坏家伙比起对真挚的感情与过往的思念而言,似乎对她的身体更感兴趣。
啊,艾露恩,请原谅我的软弱。
就在布莱克和玛维“调情”的同时,在德拉诺大陆南端的阿兰卡峰林外海的一处岛屿上,另一场和布莱克息息相关的谈话也在同步进行着。
但相比布莱克的悠闲,这里的情况就非常的糟糕,谈话双方的气氛也非常之压抑。
黑灵海盗团的首领,黑骑士埃瑞丁这会正站在自己旗舰的船长室里,站在一个军团通讯器前方。
在眼前邪能光幕投影上,坐镇阿古斯,统帅亿万恶魔的燃烧军团首领,欺诈者基尔加明那狰狞的脸上遍布着阴冷。
而他墨绿色的瞳孔中浮现着不加掩饰的愤怒。
“卡扎克死了,玛瑟里顿死了,阿苟纳也死了我很不明白,为什么德拉诺的情况会一夜之间坏成这样?”
欺诈者低沉的声音在这装满了各种宝藏的船长室里回荡着。
它对不发一言的黑骑士埃瑞丁说:
“我听说这都是因为一个来自艾泽拉斯的海盗?这让我感觉到匪夷所思,你的同行真的能做到这样让我一个恶魔都感觉震惊的事吗?埃瑞丁。
而我更好奇的是,他是个海盗,你也是个海盗他能做出这样让军团震怒,让群星惊愕的事,为什么你却连最简单的索敌挑衅都做不到?海盗这个古老行业的上限与下限区别这么大吗?
到底是布莱克肖太厉害?
还是你太废物?
我真的很想问为什么他能轻易做到的事你们却做不到?若是你们有他十分之一的威能,你们也足以成为军团的骄傲。
可惜,你们没有。“
“我可以解释。”
尴尬又无奈的黑骑士埃瑞丁想要反驳一下,但却被欺诈者冷声打断: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临时编出来的糟糕理由!你说的再好听也改变不了黑灵海盗团一直在浪费时间的真相。
你们的倦急让我厌恶,你们的怯儒让我鄙夷。
我受够了你们的无能和贪婪,我把你们从扭曲虚空中救回来,我给了你们新的力量,我把我精心打造的武器赐予了你。
但你是怎么回报我的?
我已经受够了连接不断的坏消息,我也对你们的拖延失去了耐心!现在,不管你们在做什么,立刻起航!
去寻找布莱克·肖,和他进行一场同行之间的较量.“
“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在海盗这个行当里,他已经是真正的无冕之王,而我们还有所欠缺。“
埃瑞丁这会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
他抬头对基尔加丹说:
“就我们在德拉诺建立的小小势力, 根本无法击败他。“
“击败?谁给你们的勇气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欺诈者发出一连串的冷笑,在笑完之后,那张有狰狞爪痕的暗红色脸颊换上了一副冷漠无情的姿态。
它敲打着自己蔡绕邪火的手指,说:
天枰传
“我根本没指望你们击败布莱克·肖,我甚至没指望你们能缠住他,我只需要你们做好诱饵的工作,把他从藏身地引出来。
追捕,杀戮这种困难的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办吧,我已派遣了萨格拉斯大人亲自选定的不败之手和群星中的致命猎人去对付那个海盗。
它们会提回布莱克肖的脑袋,而你们…
你们只需要做好你们最拿手的事就好了。
用你们花样百出又极其丰富的失败经验,为军团赢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这大概是你们能为军团做出的最有力的贡献了。
毕竟,我还能指望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呢?“
欺诈者挥了挥手,关闭了通讯器,在邪能光幕消散的那一瞬,它以鄙夷的语气说:
“萨格拉斯大人的黑暗力量交给你们真是浪费,如果你们连这点小小的事情都做不到,你们也就没资格拥有这份诅咒了。
黑暗泰坦从不需要儒弱无能的仆从。
你们这些黑骑士,真是连当狗都不合格!“